锯子德

简单的点梗。

外出修炼回归,
虽然文笔还是垃圾。

这是个普通的点梗,
并顺道刷存在,说我还活着。

下方评论点文,或填一下以前的几个坑也行。

啊,总之就这些,没别的啦。

不打标签什么的啦,就随缘看吧。

耶。

[廖毛]幼化文

                                     第一章

……早知道昨天就不应该放纵廖俊涛灌自己喝酒……

毛不易慢慢悠悠地以床上起来,手揉了揉头……"廖俊涛?廖俊涛起床了……"毛不易推了推用被子裹成一团的人,"廖俊涛?"毛不易戴上了眼镜,手上却摸到了一个东西——一条来自廖甜甜身上的内裤

……毛不易眯了眯眼,默默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直接把盖在廖俊涛身上的被子扯到了自己的身上,"廖俊涛!你昨晚……″

毛不易刚想问廖俊涛昨晚和自己干了什么,而眼前就剩下了廖俊涛那蜷缩起来的小身体和奶油似的肌肤,"……"而毛不易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有些红,但是理智告诉他在他旁边这个大概不足十岁(没穿内裤)还缩成了一小团的小孩不可能是廖俊涛!


"……唔~…被子呢~?……″而这个小孩倒是因为没有被子盖而冻醒了,那一声可以萌化毛不易理智的浓浓奶音扑面而来,毛不易强忍着脑子里那不受控制的想法,把被子递到了那四处找被子的肉手上,直接下床跑到洗手间……

"…………毛毛~?……″廖俊涛听到了一阵不停的流水声,试探性的用奶音问了一句,[哗哗哗……]流水声反到响到更加地大了,唉?毛不易难道在洗澡吗?

廖俊涛忍着随时要合上的眼皮和浓浓的困意,带着仅剩的清醒,十分"困难"地爬下了床,唉?!以前这床有这么高吗?!一定是毛不易故意买这么高的!廖俊涛嘴里嘟嘟囔囔地吐槽着毛不易一边走向洗手间,"毛不易~!你是不是在浪费水啊~?"

廖俊涛带着一脸(婴儿肥)"怒气"站在洗手间门口,廖俊涛实在忍不住用着他仅存的清醒夸自己这么(帅)突然站在这一定会吓到毛不易

而在毛不易的视角只有一个,说话声音感觉像是廖俊涛的声音被极度奶化,而且个子不高,皮肤白,脸颊粉红长得还跟廖俊涛一模一样,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件与自身极其不符的(宽大)黑T恤——整个就是一个小一号(没穿内裤)的廖俊涛啊?!!

此时毛不易只剩下了一种想法——这小孩一定是廖俊涛……………………………………

…………………的孩子!

未完待续………………

自我感觉良好的我😂……

很久以前写的文,也不是以前写的, @花开几转 大大,现在应该不会撞梗了/抿嘴/😓

晚上继续重新开坑,不过填坑的机率……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第三章

被点名的人不见得有多气恼,也不知俯身在毛不易耳边说了些什么,上一秒还炸毛的人现下倒是安静了,只是满面桃红。

直到被廖俊涛半扶半抱地带到车上,毛不易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模样。廖俊涛刚刚说什么?想在那里标记自己?卧槽,这人真的是廖俊涛吗,不会是哪个家伙整容过来的吧?想着想着,毛不易手脑同步,爪子摸上廖俊涛的脸,然后往两边扯,然后往上推,来回揉脸……嘶,是真的,莫名有些失落,他妈的居然不是假的……

廖俊涛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毛不易,今晚真的把人给吓到了吗?可是看见毛不易那副模样,那番话自然而然就脱口而出了,放在平时,廖俊涛敢肯定,就算毛不易拿着扫把在后边追,自己也不会说什么,'我想要你'的这类话,随即脑补了一下毛不易拿扫把追赶自己的情景……

真的是很高贵哦……

一路上,一个因为信息量太大消化不了而傻愣傻愣的,一个不知想到什么好笑的东西,唇角一直向扬着,如果毛不易知道廖俊涛唇角向扬的原因,大概会在车里闹一场吧?就算毛不易在车里闹,廖俊涛也有办法应对就是了。

emmmmmm……该怎么说呢?这也许就是"老攻″的魅力所在吧?

平常看来不算远的路程,今晚显得特别漫长,红绿灯的盏数看起来也比平时多了那么两三盏,廖俊涛略略有些焦躁,第一次内心戏里有了爆粗口的冲动。

又一个转口处,廖俊涛问毛不易,“右转?”手上却是打了左转的灯,廖俊涛知道他在等,在等毛不易下一步的反驳。也真是毛不易果真不负他所期望的那样的,“你家不是左转吗?”

廖俊涛好心情地捏了捏毛不易肉肉的脸,等待着红灯,等待着这个夜晚,等待着他那许久未见的人……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毛不易本来想自个走动走动,可是雾气蒙蒙的眼睛出卖了他,也是能撑到这个地步已经算不错了。廖俊涛直接不容他反抗地一把把他抱住,细碎的吻如雨滴般落下,“毛毛,你别动喽……”

空气里信息素的味道已经开始变得很浓了,一个发情的Omega和一个准备发情的Alpha,这个时候再磨蹭下去,估计就得野战了。

廖俊涛一想到毛不易这副样子有可能被其他不相干的人瞧了去,顿时黑了半边脸,周身的信息素开始散发出攻击性味道——

这个诱人的Omega是我的。

拖更……拖更拖更!
真是要了命了……
😂😓😏

真-宣群

日常来宣个明日之子的语c群哈!QQ群号:607202228
抿嘴。
可以自己选择角色,可以私设,具体情况加群再讲~
拜托加群!真诚的微笑……
其实就是想多找几个人而已,抿嘴苦涩状……

[签证] 三尺红台

最不像自戏的自戏版本😂😓

正文↓

【手中轻捻的团扇,身上披挂的涟裟,头上轻散的青丝,嘴里唱着咿咿呀呀的人情往事,唯恐台下人好生不懂……】

只见那面色平静的人,眼里带着深深笑意,嘴里还说着一些若有似无的话——[你想离开吗?]

离开?!手中的团扇允许吗?身上的戏服准诺吗?头上的三步陵摇答应吗?
【走着女子闺阁家的碎步,来到了台下人的面前,嘴角上扬,唱着情情愁愁,说着——要离开这一方戏台!】

当夜,那名震天下的戏班少了一名红极世间的戏子,一名诸侯君王掷之千金的"低贱″歌姬。
……[你为何救我?]
【一双好似女儿家的眉眼冷冷地盯着那人】

-[吾姓马名伯骞,乃一介将领,试问故娘芳名?]
【此人眼睛一定不好!但是嘴角还是礼貌性的上扬…】

-[呵呵……自姓周,无名……]
【又打眼看了一下面前的马伯骞,长抒了一口气】

-[那……我便唤你"阿南"可好?]
【……你丫都说老子是姑娘了,还唤我为"阿南"?!你莫不是个傻子?!算了,
寄人篱下,何必自讨苦吃?】

-[呵呵…………将军随意,阿南自认便是……]

……过了些时日,人皆传言,这御前的开国将军马伯骞乃正人君子,从不好沾染女色,今日一出,便是"金屋藏娇″包养了一名美艳绝伦却低贱的戏子!真是想让全城人尽皆知!

……【手上正拿着一串黑紫的葡萄往嘴里塞'哼,这所谓的开国将军?难道是真的正人君子?!说不定下一秒自己就被人打包带走了!'】

说巧不巧?今日还真有几名"君子"说着要见识一下"绝代佳人"的音容,其实也不过是想买回去供人玩乐罢了。

-[……我不是说了吗?阿南他不见人!!]
【由于隔壁的声音实在太大,便忍不住趴门偷听,蹶个屁股,耳朵贴在了窗外,除了马伯骞送来的女装裙子有些过长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

哼……世人本说"戏子无情,有意的反而是台下的人痴情罢了″所谓低贱的戏子又有几何人真正的倾心呢?何况他马伯骞?!

……【啧!意料之外,绝对的意料之外!自己竟然没被他送走?反而越发地粘自己?!啧啧啧……真是人心难猜啊!】

……[阿南!来吃皇上赐我的桂花糕!]
-【你要喂我啊?!松手啊喂!】

……[阿南,公主赏了我几条金尾红鲤!今晚给你炖了吃!]
-【那是观赏鱼啊喂!能吃吗?!……哎哎!辣椒放多点!】

……[阿南!我今天就出征了,但我想你,于是就半路返回了!惊喜吗?!]
-【你丫的吓死我了!回来干嘛?!桂花糕都给我吓掉了!去给我在征战回来的途中去上城西的铺子带几块限量版的核桃苏!记得多带钱,买不到就别回来了!】

……【呵呵……真是世事无常,又有谁能料到这个连皇帝都要敬他三分的马伯骞竟被一名小小的戏子给呼来呵去?!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嘲笑?……哼~反正我不管!】
哼……戏子就是一个喜欢对情情愁愁抱有期望的人,除非自己经历过绝望,否则除了这些"陈词烂调"却再不会动任何的真情实爱……而马伯骞这一次的出征便是一次绝命的等待,一走便是三年,一去便是哑无音讯。

【……马伯骞啊……你今天怎么又没给我写书信回来啊?上次允诺过我的核桃苏怕是买没了吧?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没买回来阿南也不会怪你的……】

等待了三年,却在最后要放弃的时候寄回来了书信一封——[阿南,等我!我允你很快就回来,到时,我们便邀父母成亲!]
呵……【白净修长的手握着等着许久的信竟有些颤抖,团了团纸,掷于地上……这次的等待怕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一年的冬去春来,将军府里少了一名低贱的戏子,一年的动荡之中有人曾在破旧的戏台上见那人唱戏,音容笑貌一般未变,一年之久的破庙里,无人见其一面,死于相思,音容笑貌一般未改……

而将军战胜归来,却辞去了官位,谢绝了封官加赏,而后告病回乡,患于相思,寻未娶的妻子尸骨三年之久,后皆以失败告终,并以病死为最终结局。

【讲完了故事,便叹着书里的戏子阿南,道着那台下的痴情的人,说着世人皆知`戏子无情,骗天骗地骗自己,其曰,留心一半于台下相思之人,留心一半于调中曲戏'…眼看着台下听书的人为自己喝彩,却无法停留——因为那戏子也同说书人一样留不住的】

[再讲一个罢!公子,再讲一个如何?我愿意再添几文铜钱!]台地下的人好生的熟悉

【不知是冲着铜钱,还是故事还未结尾,沉默了一会,说[……最后的一年里,马伯骞寻得了戏子的尸骨,安葬并为其举行奠婚,允诺与阿南私守余生,但是他最后只活了三年就亡故于世,后遂只遗留了几封战场上未寄出去的信……
-[阿南,你想要的糕点我给你买来了,我还特意为你学了厨艺,我跟战场上的厨师那学来的…阿南你收到了吗?这是我为你亲自上附近城里挑的衣服…阿南,你……]
而马伯骞在这几封信的背面都写上了`阿南,我好想你,我只乞求你永远永远都不离开我,今生有你,别无所求……'一纸戏词说完,在最后向台下的人鞠了一躬……】
世上长吟说书的人与戏子别无二致,都带不走,同样也留不住,不一样的向望,却有着一样的感觉……

[公子您叫什么呀?!]台下有一位听书的人说,听闻台下人姓马,也是个将军

-【呵……承蒙将军见笑,小人姓`周',自名`震南'……】

[那我便唤公子你为'阿南'好了!]
……                    

                                                    -end

            





文字版的系统回复存在问题……所以……

[廖毛] 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Abo向   

更完这个更病娇更完那个更毛攻

正文↓

放眼望去,在座的家伙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像赵天宇孟子坤这俩时时秀恩爱的,还有像马伯骞周震南这对时时撒狗粮的,毛不易已经懒得去吐槽些什么了,他本来就不想关,反正在意的人只有他——"失踪"了三年之久的廖俊涛一人。

可是那人往角落里一坐,话也不说,也不知道他这三年里干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愣是将他自己整成石雕,如果不是那似奶油的肤色和那长得好看的样子,估计真没几个人能再认出他,那三年前的廖俊涛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话谤吗?!毛不易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年轻的Alpha怎么会跟自己以前越来越像?!不,比自己以前还过分!惜字如金到令人崩溃的地底!

不知是不是有所发觉,毛不易有些热切的视线,让廖俊涛抬头朝他这边看过来,一阵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某个地方开始蠢蠢欲动了,毛不易忍不住长抒一口气,寻思着该怎么找借口离开,近来总觉得情欲旺盛了些,怕是要到发情期了吧?

自从开荤后,就像是认定了那个人一样,有时只是闻到残留的信息素,也会有欲火中烧的感觉,恨不能就这样被他弄坏,毛不易也曾想过要不就找个Alpha吧,还般配,可是周搞事和吕红娘特别"好心"的替他安排相亲的那些人,只是才闻到对方的信息素,毛不易就受不住了,每一次都过于浓烈,恨不能将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个干净,但是自己也老大不小,久而久之每每这个时候,毛不易就无比怀念廖俊涛,身上那带着轻微雨水的薄荷的信息素……

毛不易撑着有些发软的腿,小心翼翼地挪到红娘吕泽州的身旁,低声和口口说,如果有人问起他就说 他喝高了想出去透透气, 吕泽州眯了睐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廖俊涛,点点头。

即使AO有分开,空气里相互撩拨的信息素也不是谁都能抵御得了的

毛不易前脚刚走,廖俊涛后脚也跟上了,说什么放心不下,属性引发的占有欲,倒不如说是"小别胜新婚,旧情依然在。"这点事口口表示看破不说破就好。
外面较之屋内自然是安静不少,廖俊涛刻意将周身的信息素再次收敛。可是此时的毛不易已经被刺激得散发出清甜的信息素味道了。虽说不像发情期那般甜腻,但也如同一张网,将廖俊涛紧紧束缚住。每一缕味道都使劲儿地往他身体钻,似乎要他把信息素释放出来,在空气中肆意交缠才好。

毛不易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打开后就想往嘴里倒,几乎不用有所动脑,廖俊涛就能肯定那是抑制剂,正想着要不要去阻止,身体却先于意识,回过神时人已是扑到了毛不易的跟前

被情欲折磨的Omega嘶哑着嗓子,嘴角忍不住上扬,笑着说:“还以为你要继续躲着我呢,信息素都溢出来了……”廖俊涛紧盯着毛不易手中的抑制剂,叹了口气,轻轻柔柔的说“别吃。”

毛不易看着手中的胶囊,不得不承认身边满满的廖俊涛的味道,极大程度地安抚了他心理和生理上的需求和渴望,但是毛不易嘴上仍坚持着,“你管我!"失踪了三年,你觉得我会轻易原谅你吗?!

“乖……这对身体不好。”廖俊涛这惜字如金的话语,毛不易那内心的小人都要开始忍不住想地把廖俊涛打得鼻青脸肿,将他打回原形!

“你也知道对身体不好?随随便便就跟我闹失踪,你觉得我心脏受得了吗?!”毛不易压抑着心里和生理上的想法,有些别扭地动了动身子,某处那叫嚣着要被填满,空气里的清甜开始变得甜腻起来……

“毛毛,对不起喽……”廖俊涛贴着毛不易的耳边低声道歉,带着满满的信息素和同以前一样的话语,用左手轻轻地揽住毛不易的腰,右手一点一点往下探索……毛不易身后的某处果然湿热,廖俊涛那好看的眉眼带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柔软的嘴唇若有若无地游走在毛不易的脖子处。“毛毛~……”毛不易最受不了廖俊涛这样叫他,温柔得能搾出水,沉沦而不自知……

“廖俊涛你干嘛?”毛不易忍住情欲故意粗嗓子问对方,那明知故问的别扭模样在廖俊涛的眼里不知为何就被描述成了可爱

“毛毛………我好想要你……”


下一章开车……

[毛涛] (伪)车

[]老司机文↓

……毛不易把廖俊涛的大腿移开了点,放在了自己身上,又把头伏在廖俊涛的脖子上,深吸着廖俊涛沐浴后的轻香“涛涛……我好想你……”毛不易轻声的在廖俊涛的耳边细语,吹着气,而廖俊涛却捂住耳朵不让毛不易继续下去,"毛毛你今天也是够油腻了……"说完,还象征性的抖了一下身子——真的很"油腻"
毛不易忍不住的笑了笑,拉住廖俊涛似奶油一般的手,忍着心里那不知名的情感“涛涛,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敏感……”说完就含住廖俊涛的耳朵,用舌尖舔着耳廓,廖俊涛下意识的颤粟了一下"毛毛,你……"廖俊涛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发现毛不易的手徘徊在自己的衣服边,慢慢的"扶摸″着自己的肌肤,也许是因为廖俊涛"妥协"了,毛不易就开始得寸进尺——不再痴迷一处,他先亲吻廖甜甜的额头、眼角,最后是廖俊涛那娇艳如玫瑰花般柔软的嘴唇,吸沇着,细细的品尝;
"唔…………″廖俊涛情不自禁的迎合着,而毛不易则是顺势的将舌头伸进廖俊涛的嘴里,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吸取他那口中的琼浆玉液,直到从廖俊涛的口中扯出了一条银白色的丝线…… 毛不易那带修长的手掀开廖俊涛的上衣,一寸一寸的抚摸着涛涛那白皙细腻的肌肤 从小腹到胸口……吻不断的落在廖俊涛那白得反光的脖子上,一点点一寸寸却又停留在廖俊涛精致的锁骨上,用牙齿咬着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红迹 廖俊涛轻轻的呻吟着“嗯……”毛不易十分轻松地脱掉涛身上的衣服,牛奶般的肌肤配着有些微湿的黑发,这一刻,似乎连床单都是为了衬托廖俊涛而生的,深蓝似夜空的床单配着廖俊涛的肤色,让毛不易在心里止不住地夸自己眼光太好,下次再多买些好了……!
"涛涛,我…………"毛不易说着话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浑身都特别特别的热,还伴有某种强烈的生理反应…… "毛毛?毛毛……?″廖俊涛那轻轻柔柔的语调,使毛不易的理智之弦 彻底崩断,心里那不纯洁的思想直接占据了毛不易那仅剩的思绪…………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我刹车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别问我开头在哪,重要的是(伪)车……)

已经码完了的(打码)老司机文,正在考虑要不要发出来……

我觉得你们可以猜测一下是哪一对的文……[高贵笑]

反正我目前只放出来这一张…………

突然发现自己好喜欢写病娇文😂
写着写着突然发现自己的天子病娇还没写完……😂我立马滚去码文,60米大刀可以放下体息一会了,
  不过,还是要简单介绍一下这篇廖毛文吼~
这篇和天子那篇不同,不是纯病娇,这篇比较倾向推理性,比较倾向心理活动,比较倾向回忆杀
(最关键的是这个是双结局,并且带有番外……)😃
突然感觉自己更文还挺勤快的……
真的是一个坑还没挖完,就开始挖另一个坑………………

(Ps,没办法发原图片只能截屏了……
[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住高贵]